网坛"四巨头时代"面临终结?没谁能替代费纳德穆

穆雷因伤缺席,注定了这又是一届无法集齐网坛“四巨头”的澳网,这几乎成了近两年来大满贯男单赛场的常态。穆雷、德约科维奇同为31岁,纳达尔32岁,费德勒36岁———可预见的未来,能在最后阶段依然凑齐“四巨头”的大赛注定会变得异常珍贵。属于这四位伟大球员的“四巨头时代”当然正在接近尾声,但现在依然还不是谢幕的时刻。

过去13年间,费德勒、纳达尔、德约科维奇与穆雷联手统治了男子网坛。2005年起,费纳对峙的局面形成,随着德约科维奇与穆雷先后在2007至2008年间取得突破,男子网坛从此进入“四巨头时代”———自2007年起的44座大满贯男单冠军奖杯,仅有五座旁落他人之手;2008至2012年的ATP年终前四排名,均被他们垄断,而世界第一的头衔也在这四人间轮换。直至2016年,这一格局出现了小松动。随着兹维列夫、迪米特洛夫等年轻人先后打出精彩表现,再加上瓦林卡、伯蒂奇等同辈球员状态回升,关于“四巨头”分崩离析的言论甚嚣尘上。

2017年费纳二人的回勇,让这一言论暂时消停。但2018年的大满贯开局又似乎让怀疑论者找到论据:本届澳网,先是德约科维奇在八分之一决赛中爆冷不敌韩国小将郑泫,接着纳达尔在八进四对阵西里奇时伤退,留守四强的只剩下费德勒。但依然没有意外发生———36岁的瑞士天王带着一盘未失的佳绩杀入决赛,虽然顽强的西里奇在决赛中拿下两盘,但这并不足以阻止费德勒第20次捧起大满贯冠军奖杯。

“四巨头”的形成离不开各有特点的技战术:费德勒拥有“史上最佳正手”,且能够适应各类比赛场地;纳达尔进攻凶猛,良好的身体素质使其在场上移动迅速;全面发展的德约科维奇与善于防守的穆雷,也先后在职业生涯的关键期完成技术和心理的两方面蜕变,从而不断突破自己的上限。

任何运动员最终将输给时间,输给伤病。年纪最大的费德勒在2017年状态回升前,已有近五年未能在大满贯赛场有所斩获。背伤与腿伤困扰瑞士天王多年,他在2016年接受了左膝半月板修复手术后,又遭遇肠胃炎困扰,费德勒不得不在同年7月宣布退出余下所有比赛以恢复状态。纳达尔的手腕伤一直是一颗“定时炸弹”,他在2016年甚至退出了最为熟悉的法网赛场。而德约科维奇的手肘伤与穆雷的髋部伤势,也使得二人提早为2017赛季画上句号。

场下因素则是另一个影响因子。纳达尔去年与教练托尼结束合作,告别陪伴自己28年的叔叔,对于西班牙人来说绝非易事。穆雷与伦德尔这对师徒的分分合合,也使英国人的征途充满着未知数。而德约科维奇可能是受影响最深的那一位———塞尔维亚人在顶峰时突然走上“佛系”路线,激发了同自己教练团队的矛盾,长期合作的教练贝克尔、体能师格里奇、理疗师阿马诺维奇等人从2016年底起接连被解雇。同时,关于德约科维奇“家庭不和”的负面消息也屡屡传出,他也在公开场合将2016年温网提前出局归咎于处理家庭琐事。

但毫无疑问,“四巨头”依然拥有着他人难以匹敌的技术和气质,这也正是2017年成为网坛“怀旧年”的根本原因。费德勒和纳达尔平分了去年的四大满贯冠军,前者虽然是“四巨头”中的最长者,但也是场外因素最“无趣”的那一位;后者在去年看起来基本完全恢复了健康,而这样的纳达尔令绝大部分对手胆寒。费纳二人在去年牢牢控制着比赛的节奏,除非他们面对彼此。而同年的德约科维奇与穆雷状态直线下滑,以提早结束赛季换来调整期。这有些模仿费纳2016年的举动不由得引发联想:一旦休息充分、状态恢复,德穆二人凭借刻入身体的技术与经验,依旧能够在网球场上形成冲击,就算他们已过而立之年。

“四巨头”中注定会有掉队者,但至少从目前看,还没有人做好了填补空缺的准备。无论从实力还是运势上看,与他们同辈的选手都已不具备冲破“四足鼎立”格局的能力。瓦林卡曾在2014至2016年间三获大满贯冠军,也是继费德勒之后最强的单反选手,不得不说,四进大满贯决赛三夺冠军的他运气还不错,但他对阵“四巨头”的胜率均不过半———最好纪录不过是同穆雷的18次交手中获得8胜。更关键的是,这位32岁的瑞士人其实比纳达尔年长,今年澳网第二轮,身为9号种子的瓦林卡完败于名不见经传的美国人桑德格伦,爆出一大冷门,看起来他的状态甚至不如伤病缠身的纳达尔和德约。

桑德格伦此后又淘汰了奥地利新锐、5号种子蒂姆,杀入四分之一决赛,而与美国人会师八强的则是另一位非种子选手郑泫。有趣的是,韩国人之前也曾爆冷击败了4号种子小兹维列夫,最后一盘甚至送了对手一个6比0———小兹维列夫、蒂姆以及迪米特洛夫(3号种子,四分之一决赛同样被非种子选手埃德蒙德击败),或许还可以算上曾被纳达尔赞为“有才华”的克耶高斯,这几人都曾崭露头角,被视为下一位大满贯冠军乃至世界一号的候选人。但几人不是昙花一现,就是场外比场内更精彩,既无力向“四巨头”施压,在对阵低排位选手时也无法保持稳定性,短期内都很难看到兑现潜力的可能。除了还有三个月将满21周岁的小兹维列夫尚有些时光可以挥霍,其余几人也到了该出些成绩的年龄,但四人加起来只进过四次大满贯半决赛,如何让人继续期待?相比之下,即便是“四巨头”中相对成绩最差的穆雷,在23岁时都与大满贯冠军只差了最后一胜而已。

不可否认的是,“四巨头”近年来都有过爆冷告负的经历,可目前鲜有年轻人能对四人持续施压。在这样的背景下,“四巨头”以外的网坛乱战一片,这才有了今年澳网男单八强中出现三位非种子选手的奇观。上一次出现类似景象要追溯到遥远的2002年,当年八强选手中有里奥斯、费雷拉、库贝克和比约克曼四位非种子选手,彼时恰逢另一个“巨头时代”(桑普拉斯与阿加西)落幕后的乱世。至于今年在罗德·拉沃尔球场一鸣惊人的“黑马”们,在意外的赢球后自然会得到更多的掌声和关注:淘汰迪米特洛夫的埃德蒙德被名宿帕特·卡什誉为“努力进入世界前五不是问题”,而接连赢下小兹维列夫、德约科维奇的郑泫则被韩国网民贴上“传奇”标签,甚至“今日体育新闻网”称其为“终结‘四巨头时代’的人”。但这些赞誉的有效期有多久,这是一个问号。

费德勒曾言:“网球是一项盛产新名字的运动。”新的名字、新的冠军,但这并不意味着将有新的王者、新的时代,至少在短期内,眼前的四座大山依旧是现役选手们难以逾越的障碍。费德勒、纳达尔、德约科维奇与穆雷创下的战绩,或许印证了狄更斯那句经典名言:“这是最好的时代,也是最坏的时代。”

标签:网球新闻,网球

上一篇:低潮后王者回归 36岁费德勒:童话故事仍在继续
下一篇:落后21分大逆转 格里芬:教练半场训练奏效